“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”。没想到预言竟然快成真了?

2020年,一场肆虐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,让许多中小企业们陷入经营困难危机之中。面对这种情况,有一些单位开始停发薪资、变相裁员,脉脉上收到爆料某公寓租赁企业直接裁掉80%员工,让更多的员工再次陷入了紧张的境地。那么这对我们程序员来说意味着什么?

2020年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自己的职业生涯?是要过苦日子了吗?

这届程序员,日常就太难了

除了受今年疫情大环境的影响之外,还记得去年美国发生的一起真实版“杀一个程序员祭天”的新闻吗?
YNfW8g.jpg
一名程序员在办公室向四名同事开枪。对于他持枪杀人的动机,有人猜测道:“同事不写注释,不遵循驼峰命名,括号换行,最主要还天天git push –f等因素”。

因为代码不规范被杀害,程序员们纷纷表示,这工作真是太苦太危险了太难了!

2

我们程序员,太苦了!

1.这届程序员,干活苦

有新闻说晚上十点某领导在微信群要求下属在十分钟内回复,一员工因休息早而没及时回复被裁了。

对于程序员来说,晚上十点仍有许多人在公司赶进度,等发布。即使在深夜熟睡之际,一旦电话铃声响起,程序员在十分钟内就得起来查看处理,毕竟如果是系统宕机的话,晚一分钟处理损失就多几个零。

选择程序员这职业也就是选择7*24*365的待机模式,出门可以不带钱包但随身得带个VPN,搞不好程序员在相亲当天还得停下来打开电脑解bug。

女:你有房吗?

程序员:我有VPN

女:你有车吗?

程序员:我有VPN

女:VPN是什么?

程序员: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们不合适

女:。。。。。
YNf7V0.jpg
工作和生活分开?在这一行是不存在的。

2.这届程序员,竞争大

编程技术不再高大上,入行门槛不再高。普通人从培训学校培训四个月便能就业,月薪轻松过万;大四学生不喜欢本专业,自己拿本书学习也能找到不错的公司以实习生的身份入门;00后从幼儿园开始学习编程软件,懂奥数不再厉害,会编程才是加分项,小学生会编软件操作机器人的比比皆是…

从前人人都是产品经理,如今人人都可以是程序员。

还有铺天盖地的程序员“35岁被清退”论,程序员被列入“十大高危行业”论……程序员这活真是不好干。

3.这届程序员,创业难

打工如此艰难,不如创业去吧。雷军说站在风口上,猪都能飞起来。可从几年前的互金、短视频、共享经济到现在的区块链、人工智能…这年头风头说换就换,小公司说倒就倒,创业者的头发说白就白,钱说没就没。

见过有优秀的程序员脱产创业,不到一年白头发清晰可见。整天四处奔波拉投资拉人员,压力巨大,公司生存艰难。
YNfjxJ.jpg
所有的创业只有上市或是被收购才算得上是完满的成功,而能做到这一步只有1%的概率,创业者所面临的局面再严峻不过。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盈利模式还没搞清楚呢,只会疯狂往里砸钱。

4.这届程序员,技术致富难

作为70后一线程序员的辉哥在帝都坐拥四套房,他的发家史简单粗暴:作为最早一批赶上互联网浪潮的程序员,瞄准一家创业公司,勤勤恳恳工作几年,公司上市后他用期权买房。之后跳槽到小公司,花几年时间将团队从几个人带到一百来人后再离开,这是辉哥第四套房的来由。

辉哥说自己没有大理想,不喜欢当管理,只喜欢在一线岗位和年轻人一起编程,在一家公司呆六七年,看公司逐渐发展扩大,然后得到自己该得到的。

辉哥说这届程序员太浮躁和焦虑,他几乎每个星期在吃散伙饭和迎新饭,每个人像虱子跳来跳去。五年四跳,三年三跳的程序员比比皆是。

可年轻程序员没有办法,工资不涨房价嗖嗖涨,与公司的一起成长的情怀比不过现实的残忍:领导画的饼迟迟不兑现,还没到30岁两鬓开始发白,腰背也熬病了,薪资还是那么点。同一起跑线的同学跳槽早就实现了薪资翻翻,这人又何必在一棵树吊死呢?

有程序员自嘲道,程序员是建设信息社会的底层工人,性质像现实社会的农民工。楼建起来了,自己却只能在门外路过。

这届程序员,都怎么看

1.职业选择:喜欢就留下,不喜欢就离开

作为90后程序员的小广不认同老员工安心在一家公司养老的说法,他认为在一家公司待两年就腻了。小广不仅换跳槽频繁,更换城市也频繁,从京漂到杭漂,再到成都漂。
YNhFPO.jpg
小广本身大学专业是学编程的,自然而然地从事程序员。这份工作比同期学别的专业的同学薪资高些,虽然经常加班,可同事关系简单融洽。

网上黑程序员的不少,他认为程序员和其他职业是一样的,仅是个普通的职业。他一个人没什么负担,干活嘛开心就好好待着,不爽就滚蛋,公司这么多能待的城市也不少,不多折腾又怎么知道哪个城市更适合自己,自己更喜欢哪个公司呢?

2.职业不同,相同的职业成就感

我曾参与一个项目,给某大型节目开发系统,虽是打酱油的角色,可看节目时,开心地和人说,我有参与那系统的!那感觉大抵和建筑工路过自己亲手搭建的大厦似的:看到大家用上自己开发的软件,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即使后续自己离开公司不再负责它了,偶尔不经意打开它,看看后来人如何改变它,一边吐槽一边怀念当时和同事奋斗的时光:这产品咋没有我在时好用呢!

怕什么bug无穷?灭一个有一个欢喜。即使开发一个小系统,只要用户使用良好,就好,偶尔发点奖金,就是幸福。

3.在企业永远是螺丝钉,但创业能野蛮成长为独立的个人

《阿里创业军团》书里说,在企业我们顶多是从钢的螺丝钉变成镀金的螺丝钉,变成纯金的螺丝钉,但是我们始终不能成为独立运转的机器,一旦这个机器不要我们了,我们插在别的地方说不定是拧不进去的。

前同事林同学在第一次创业失败后,应聘成为一名普通的程序员,如果他不说,没人知道他曾创业两年。在公司干了两年后,拿着积蓄他又跑去创业了。问他这次要再失败怎么办?30岁的他无所谓道,重新找家公司打工挣钱,再想办法创业。

在创业路上,有的人倒下就再也没有起来,有的人尽管跌跌撞撞,但始终在前行。这么多人执着于创业,可能是我们在企业只能像螺丝钉般地流水工作,但创业能野蛮成长为独立的个人。

无论你是在哪条路上,都要相信,这条路上都不是只有你一个人,我们每天低头忙碌为的只是像法国诗《海滨墓园》里描述的:起风了,唯有努力生存。